为“暴走团”限行暴露管理缺陷

作者:未知 更新时间:2017-09-08 15:37:29 来源:乐山新闻网 【字号: 】 浏览

  希望各地政府牵头,规划、建设、体育、园林、交通等部门共同研究解决暴走团占道的问题,不能简单地把责任甩给交警部门

  8月24日起,青岛市交警部门在市区四个路口安装禁令标志牌,限定车辆在每晚6点半至9点之间禁止通行。青岛交警市南区大队胶州湾隧道中队中队长纪尚松称,禁行是为保证晚间在上述路段活动“暴走团”成员的安全。这一做法引发舆论质疑。青岛交警回应,限行路段均是“断头路”,车流较少,限行有法律依据(8月28日《新京报》)。

  对于“限行让暴走团”,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质疑和反对。青岛交警所称的法律依据,即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九条,被认为并不能作为法律依据,理由是:市民日常健身与法律中的大型群众性活动并非一个概念,因为暴走团活动是常态化的,而大型群众性活动多是临时性的。为大型群众性活动临时限制交通可以,但为迎合暴走团天天限行不妥。

  虽然限行路段均是“断头路”且车流较少,但这不是为暴走团天天限行的理由。一者,“断头路”只是短期存在,不可能长期存在;二者,即使车流较少,也不应无正当理由限制车主路权。所以,青岛交警所说的理由恐怕站不住脚。笔者以为,最好把暴走团活动与交通冲突的问题提交给青岛市政府讨论决策,因为这个问题暴露了城市管理缺陷。

  缺陷之一,城市治理“头痛医头”,没有解决根本问题。暴走团与机动车冲突事件已经发生多起,如暴走团围殴公交司机、暴走团成员占主路被撞受伤等,“限行让暴走团”也是暴走团与交通冲突带来的典型后果。从表面上看,这是一个交通问题,交警为减少交通事故采取限行也是出于善意。但这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,甚至会“鼓励”更多暴走团占用机动车道来逼交警限行。

  缺陷之二,解决暴走团占道没有因地因事制宜。不否认,各地暴走团占用机动车道的根本原因是缺少锻炼场所,最终解决办法应该是增加城市公园或健身步行道。但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眼下怎么解决暴走团占道的问题呢?笔者以为,应该以社区为中心,鼓励市民社区内健身,劝导市民不要组团暴走。当市民分开健身,很多社区自身就能承载;一旦组团健身,健身场所难以承载,人们就容易走上机动车道。

  缺陷之三,暴走团占道是“综合症”,却只见交警扮“医生”。暴走团占道,既暴露出城市规划建设存在弊端,也暴露出群众性健身活动缺乏科学引导,还折射出城市交通执法不严、市民缺少法治意识等问题,也就是说这是一种“综合症”。遗憾的是,目前只有交警部门在扮演“医生”的角色,而城市的规划、建设、体育等主管部门似乎统统隐身了,问题自然就转嫁到交警身上。

  笔者所在的小区也有不少人晚饭后暴走,但基本上是各走各的,顶多三五人一起聊天一起暴走,小区花园小道完全能够“安放”暴走的社区居民。一个规模上千人的暴走团,恐怕再大的社区和健身场所也放不下。另外,暴走团走上机动车道锻炼有益吗?恐怕未必,因为仅机动车排放的尾气就影响健康,需要各地体育、卫生等部门对暴走市民科学引导。

  无论是广场舞引发的冲突事件,还是暴走团占道暴露的问题,都折射出不少城市“房地产化”的现象,即为了得到更多土地出让金,把城市有限的土地资源主要用于各类房地产开发,市民所需的健身空间被大大压缩,出现以上问题就不可避免。希望各地政府牵头,规划、建设、体育、园林、交通等部门共同研究解决暴走团占道的问题,不能简单地把责任甩给交警部门。(丰 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