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的故事(一)

作者:陈果卿 更新时间:2016-05-18 09:52:04 来源:乐山理论网 【字号: 】 浏览
 

女人的故事

陈果卿 著

 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作者简介

陈果卿,笔名泰夫、陈生。三九年出生于四川乐山市五通桥区牛华镇。四三年发蒙读私塾;四七年读小学;五三年休学在家;五七年考上初中;五九年初中毕业并保送到乐山读高中;六二年上半年高中毕业;这年秋因高考失利回到家乡牛华镇教中学;六四年冬调五通桥川剧团任专业编剧;八五年夏调乐山市文化局剧目工作室(后改名为乐山市文艺创作室,现名乐山市文化艺术研究所)至今。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、国家一级编剧。多次获国家级和省级奖。在国家级和省级报刊发表各类作品一百多万字。主要著作有:剧本《大佛传奇》、《大佛海通》、《桃村新歌》、《老人与少年》;长篇小说《蟠龙镇》、《菩提山下》、《大佛烟云》;散文集《戏剧人生、》《人境》、《人情》;《果卿剧作选》;长篇电视连续剧《乱世侠女》;学术论文《论戏剧节奏》、《论诗化戏剧》、《论戏剧兴旺与延续》、《诗人情怀与人格光辉的和谐统一 ——论郭沫若〈蔡文姬〉》、《历史、理想与爱国主义——重读郭沫若〈虎符〉有感》、《高层次的审美追求——郭沫若历史剧漫谈》、《从古代两则笔记谈戏剧评奖》等。其作品入选《当代戏剧典籍》、《小说选粹》、《九九中国诗萃》、《中华学人理论文献》;并被入选多种《中国知名文艺家名录》

  

   

 

  女人是一本书,一辈子也读不完。

女人如美妙的诗,但是不容易读懂,最多读个半懂足矣。

    男人是天,女人是地;天给阳光,地给万物。

我同意周国平先生的看法:男人不论雅俗愚智,聚在一起谈得投机时,话题往往落在女人身上。但对女人又因雅俗愚智而看法大相径庭。这毫不为怪。我想对这永恒的、有趣的话题,谈论应该广泛一点,深入一点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尽管他是伟人、学者、作家,既有思想、有文化还有研究,但他们对女人的看法也会莫衷一是。孔子说:唯女子与小人最难养也。叔本华说:女性的美,只存在于男人的性欲冲动之中。拜伦更说得太离谱。他说:我喜欢土耳其人对女人的做法。拍一下手,把她们带进来。又拍一下手,把她们带出去尼采认为:女人心中的一切都是一个谜,谜底叫做怀孕。男人对于女人是一种手段,目的总在孩子。尼采还在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中讲:你去女人那里吗?别忘了你的鞭子!这句恶毒的话影响极坏。莎士比亚说:软弱,你的名字是女人。伏尔泰则说:女人在用软弱武装自己时,最强大。

不能说他们有偏见,也不能肯定没有偏见,只能说他们有时站的角度不同,表述也就大相径庭。

我尊重女性,崇拜母亲。

作为女性的冰心,她又是诗人,她讲得相当准确、相当客观,她说:假如没有女人,这世界会失去什么?会失去十分之五的真,失去十分之六的善,失去十分之七的美。歌德对女性升华到高度来说:永恒之女性,引导我们走。卢梭说:女人最使我留恋的,并不一定在于感官享受,主要还在于生活在他们身边的某种情趣。曹雪芹说:女孩子是水做的骨肉,男孩子是泥做的骨肉。女人清爽,男人污浊。林语堂说:男子只懂得人生哲学,女子却懂得人生。女人推进艺术,女人像星星闪烁在文学艺术大师的天空。于是才有歌德笔下的贝蒂娜;才有托尔斯泰笔下的娜塔莎;才有贝多芬笔下的瓦格纳;才有尼采笔下的莎乐美;才有罗曼.罗兰笔下梅森堡;才有曹雪芹笔下的以林黛玉为代表的东方美人的典型形像……

我这本《女人的故事》,是选本,绝大多数选自我在全国文学刊物上所发表的中短篇小说。我以女人为题并不是女人都是第一主角,比如《秘密使命》中主角是两个男人,女人是配角,但是相当重要,没有女人,情节会单调而无乐趣。《解放》也是,小说中出现的几个女人都不是主角,但对主角起到点石成金的作用。我笔下的女人都不是恶人,我抱有一种同情心来写她们。我笔下的男人不如女人那么好,但也不是十恶不赦的坏蛋,具有不同程度的人性。我从生活出发,在生活积累中有感而发,绝不胡编乱造。用我的思想、理念来诠释人物,不受名人对女人评价之影响。
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  • 最多关注
  • 本周
  • 本月
  • 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