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史李心传

作者:石念文 更新时间:2014-07-14 10:02:05 来源:乐山理论网 【字号: 】 浏览

良史李心传

 

古往今来,治史之人不在少数。他们大多为官家所豢养,秉承着主子的意志,以成王败寇的历史观,臧否人物,论断是非;甚至根据统治者需要,阉割历史,虚构物事,黑白颠倒,愚弄民众。严格说来,此类人物算不得“史家”,最多能算作一种工具,一种服务于专制机器的奴化工具。

勿庸置疑,史家之中也不乏良史。他们秉笔直书,抑恶扬善;不做传声筒,不为尊者讳。凭着人性的良知和独立的判断,书写世事沧桑,还原历史真相。尽管不为当政者待见,甚至因言获罪,招来横祸,他们也无怨无悔,不改初衷。南宋史家李心传,便是此类良史的典范。

同北宋的“眉山三苏”相呼应,南宋时曾有“井研四李”。“井研四李”为父子4人,即父亲舜臣和心传、道传、性传3个儿子。一门4进士,皆为宋代名臣硕儒。其中,长子心传最为杰出,有“一宋之良史”之盛誉。

李心传,字微之,生于1166年。年少之时,也曾参加科举考试。贡举落榜后,心志受挫,决意放弃功名追逐。潜心著述,毕生治史。到花甲之年,经几位重臣宿儒再三举荐,宋理宗赏识其史才、史德,赐进士出身,委以史馆校勘之职。至此,作为良史的李心传,这才有了个“吃皇粮”的体面名分,成才官家体制中人。

李心传治史,有个人志趣,也是时代所需。赵宋朝廷自南渡以后,国势日衰,人心涣散。朝堂上的史官们,忙着为当朝皇帝歌功颂德,文过饰非。忠臣良将的生平业绩疏于载录,国家的军事、政治及礼乐制度日益废驰。为此,李心传广泛收集自高宗至宁宗4代王朝70多年的朝野旧闻,写成《建炎以来朝野杂记》甲集200卷;随后又历时3年, 以《日历》、《会要》为原始素材,博采正史以外的稗官野史,家乘志状,以及“天下放佚旧闻”,细加甄别,“可信者取之,可削者辨之,可疑者阙之,集众说之长,酌繁简之中”,写成《高宗要录》(亦称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)200卷。其难能可贵之处,在于《高宋要录》“独于淮西、富平之偾(音愤,败坏之意)事,曲端之枉死,岳飞之见忌,一一据事直书”。

高宗建炎四年(1130年),金人为解除南宋军队对河东地区的威胁,集结重兵进攻陕西。试图打通秦岭,入川南下,迂回灭宋。时任知枢密院事(最高军事长官)兼陕西宣抚使张浚,锐于抗金却短于用兵。拒纳忠言,恃众轻敌。在富平会战中,使南宋军队遭至灭顶之灾。此为“富平之偾事”。

高宗绍兴七年(1137年)八月,南宋军队刘光世所部发动兵变,裹挟军民十余万人投降金人,使边关重镇江淮一带顿时处于防卫真空,对宋金战局影响巨大。起因是右相张浚(又是张浚)刚愎自用,忌惮岳飞,任用吕祉为帅,以文驭武,激怒了常年浴血疆场的将士。此为“淮西之偾事”。

再说“曲端之枉死”。曲端身为威武大将军,西军统帅,在富平之战前夕,曾屡次进谏宣抚使张浚(还是张浚),主张按兵据险,先行防御,待时机成熟,再组织会战。结果被张浚贬为团练副使(不管实事的闲职)。富平会战,结局不幸被曲端言中,宋军遭至空前惨败。为掩人耳目,开脱罪责,张浚与吴玠、王庶(二人曾与曲端有过节)密谋,以谋反的罪名将曲端下狱,施以酷刑,至七窍流血。死时年仅41岁。

至于“岳飞之见忌”,这千古奇冤尽管已是人所共知,可是同上述史事一样,在当年却是官修史书最大禁忌,讳莫如深。要么语焉不详,要么东鳞西爪。更有甚者,一些御用史官为了维护君臣颜面,竟然不惜歪曲事实,颠倒是非。李心传敢于直面历史真相,冒着招至杀身之祸的极大风险,直言不讳,和盘端出。不仅秉笔直书“淮西、富平之偾事,曲端之枉死”,而且将“岳飞之见忌”的历史疮疤生生地剥开,昭示于天下。其勇气和胆识实属罕见。

《高宗要录》成书后,李心传开始续写《朝野杂记》乙集。朋友劝他不要因写野史为当权者忌,铸成文字狱,招来无妄灾。李心传坦然道:“撰写真史,何罪之有?”经过长达8年的执着耕耘,《高宗要录》全书告竣,甲乙两集共40卷。该书面世后,引来史学界巨大震荡,以“南渡以来野史之最详者”,被誉为“史家之巨擘”。

李心传没有停下著作的脚步,接着又写成《丙子学易编》15卷。书成,叹曰:“呜呼,《易》道远矣!上古之经,莫尊于《易》,而诸儒多以私意乱之,盖东周之时,以象占言《易》,而乱于支离;两汉之际,以谶(音陈,预言)纬言《易》,而乱于附会;魏晋之间,以名理言《易》,而乱于虚无;近世以来,以人事言《易》,而近于穿凿。皆《易》之蠹(音度,蛀虫)也。”该书博采众论之长,兼收并蓄,颇得《易》之精华。

此后,李心传还撰有《道命录》,详载程颐、朱熹进退始末;另有《中兴四朝帝记》、《十三朝会要》等。因为上书痛陈时弊,遭人攻击,被贬出京。1243年卒于潮州(今浙江吴兴),终年78岁。

李心传是幸运的。揭了朝廷的历史疮疤,不仅没有因言获罪,反而得到权臣的保举,皇帝的赏识。因为在当时,南宋朝廷已风雨飘摇,自顾不暇,甚至希望借鉴历史教训,革故鼎新。李心传之后也不乏良史,可他们很少再有李心传的好运气了。